深夜释放自己无限看草莓

   有时候有些东西是不需要自己刻意去干或者刻意去营造就能获得成功了,这个就涉及到天时地利人和这玩意儿了,对于在前线奋战了数月有余的国军来说,太需要一场局部的胜利来振奋那低落的士气了。

   于是乎,张天海等人“适时”地打了一场胜仗,所以当宋希濂将这一战报汇报给战区司令部的时候,作为兼任战区司令长官的蒋介石立马将此战作为淞沪抗战的典型进行了宣传。

   宣传什么呢?当然是宣传国军将士的英勇以及日军并不是不可战胜的了。

   宋希濂的这封汇报电报写得很够意思,把六十九军也写进去了,写成“配合十分得力”之类的云云,当然了,也不可避免地提到了率领一营官兵孤军深入干掉敌军炮兵阵地、然后杀了个回马枪端掉日军联队部、击毙日军第五十八联队长信田水三郎并夺得联队旗的张天海了,除此之外,宋希濂也毫不客气地将本属于胡家骥的大部分功劳揽到了自己的头上,而悲催的胡家骥头上唯一落下的功劳就是率部对北岸日军敌军发动袭击,并沉重打击了日军的联队主力。

   也不是说宋希濂作为长官喜欢夺部下之功了,而且指挥的功劳必须是他本人,要是换了任何一人都不合适,可别忘了擅自调动部队作战这事儿了,要追究起来别说功劳了,没被枪毙就阿弥陀佛了。

   拿着这份沉重的战报,蒋介石闭着眼睛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他在思索着,该如何奖励。

   “来人,去电六十九军询问昨夜战况!”蒋介石吩咐身边的侍卫官道。

   “是!”侍卫官应声道。

   很快,关于六十九军在昨晚的报告就传回到了蒋介石这里,包括五十五师偷袭大场先站稳脚跟后,然后又被赶出去,以及五十七师负责阻击来自大场镇方面的日军援军、直到将日军的增援部队击退这事儿。

   没错,在接到松井石根大将的命令后,荻洲立兵也没敢违抗军令,直接就命令仙台联队撤回大场了,至于炮兵联队的残余部队,则是在六十九军五十七师的部队撤离后逃过一劫回到了大场镇。

   当然了,中国军方也没有截获这一类情报,于是则归功为三十六师及时歼灭被困之敌,才令敌军撤退了。

   作为黄埔军校校长出身的蒋介石,在军事才能方面并没有像后世黑的那么严重,他仔细了看了两遍七十八军和六十九军传来的战报后,下了两道命令:第一,战后解散六十九军,其中五十七师划入新成立的俞济时第七十四军战斗序列,五十五师暂由战区直属;第二,仔细研究此次作战,可作为中央军校课堂的经典案例。

   造物主的恩赐 性感尤物

   下完这两道命令后,有一个名字也在他的心里挂上了号,那就是张天海这三个字,从他从军多年的直觉上,这是个人才。

   能够在进入敌后,还能保持这一份冷静,歼灭敌军炮兵阵地后由去偷袭敌军联队部,这不是人才是什么?

   不过老蒋并没有急着说立马就要对张天海进行大赏特赏,他还要进行观察,要是真的是个人才,他要另有其用。

   不过总的而言,这天晚上的一次偷袭行动确实是让三十六师以及五十七师大大地出了一次风头,而五十五师呢?则是不奖但也不罚了。

   这一战过后,战区司令部也对此次参战的两个军作了一些调整:六十九军参战以来,几乎损失过半,撤往后方进行整补,而七十八军则就地补充武装弹药兵力,继续驻守苏州河。

   ……

   28日下午,苏州河南岸,七十八军军部,哦,说白了也就是三十六师师部。

   张天海、胡家骥、方任等人站在宋希濂的身前依次排开,这次他要代表党国对本次作战立功最大的三人进行奖赏。

   此次的奖赏说来也简单,胡家骥和方任都获得了四等云麾勋章,唯独张天海是获得了四等云麾勋章之外还晋升了军衔的,没错,他现在已经是二一六团的中校营长了,而且是唯一一人!

   “此次作战,们三人皆是功劳最大的,但也请们不要因此就得意忘形了,日军今天是没有再进行进攻了,但并不代表着苏州河南岸就此太平了,我们的敌人是十分凶残的,还望诸位不要辜负党国的期望,继续奋勇杀敌!”说完宋希濂敬了一记军礼,这一记军礼是代党国敬的礼。

   “是!”三人回礼道。

   很快,三十六师师部就下达了关于一〇八旅二一六团一营副营长孙宏上尉调往一〇六旅二一二团担任二营少校营长的命令。

   又是一次微型的人事调整了。

   “玉麟啊,今天这日军可是很反常,被咱们干掉了两个联队的主力,居然连屁也不放一个?在日军五十八联队的联队部被端了以后,这小鬼子可是不仅撤退了,连小集方向都不看一眼就走了。如果按的分析,觉得会是如何?”走在南岸的阵地上,胡家骥问了一句张天海,昨晚一战后,他是愈发看重张天海了。

   张天海皱着眉头,沉声说道:“不知道,或许是昨晚咱们给予了日军沉重一击,所以他们需要调整作战方向;又或者是在调换新增援上来的部队,这对于我们来说,都不是个好消息。”

   “走吧!回去休息一下吧,就上午睡了两个小时,肯定不够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给底下的人去干吧!”胡家骥打了一个大哈欠道,他也是才得睡两个小时就被师座派人来揪了起来了。

   “行吧!”张天海也伸了一个大懒腰。

   接下来的一天绝对是三十六师进入上海以来过得最舒服的一天了。

   尽管有日军的飞机过来轰炸,但起码少了地面大炮的轰炸,日子也巴适了不少。

   很快,国军将士们就笑不出来了,毕竟日军的下一波主力立马就要来临了!

   ……

   PS:卡文这东西是真的麻烦,坐着老半天了,愣是写不出来啥东西,蓝瘦香菇。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