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con下载

酒席上的《三打白骨精》正唱到热闹处,大夫人给宋老夫人告了罪,起身领着魏嬷嬷去后头更衣。

一进偏厅,果然就发现沈清涵等在那里。

大夫人朝魏嬷嬷使了个眼色,魏嬷嬷便领着几个小丫头出了屋子,临走还不忘关上房门。

“姑母……”沈清涵笑嘻嘻迎上来问,“枫清院怎么样了?”

大夫人瞪他一眼,嗔怒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笑得出来!这次幸亏有惊无险,不然你大表哥追究下来,我看你怎么办!”

沈清涵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关我什么事?不过是跟他们开个玩笑罢了,谁晓得大表嫂那么不经吓。”

“你那是玩笑么?”大夫人压低声音道,“我听说你大表嫂的丫头都叫狗咬伤了……”

“真有这么厉害?”沈清涵忙问。

“这还有假的!”大夫人叹道,“也幸亏叫个丫头拦着,不然要是真伤着了你大表嫂,再害了她肚子里的孩子……还不知现在怎么样呢。”嘴上说着庆幸,心里却忍不住有些可惜。若是那孩子真保不住,倒也省了她许多工夫。只是如今打草惊蛇,后头再想……就不是那么便宜的了。

沈清涵冷嗤一声,“哼,这次便宜她了!”

大夫人脸色一变,这些话她心里想是一回事,从她的亲侄子嘴里说出来又是另一回事,顿时沉了脸,呵斥道,“你这孩子,顽皮就顽皮罢了……在这里胡说八道什么!”

“侄儿没有胡说。”沈清涵一脸正色道,“姑母,您今天跟母亲的话侄儿都听到了。”

湖水绿薄纱长裙美女美轮美奂高清草原写真

大夫人一怔,“你……”

“姑母,大表嫂明明是您的媳妇,居然不知孝义,三番五次地惹您生气……”沈清涵愤愤不平道,“还有大表哥。从小到大,哪次有好吃的好玩的,您不都先紧着他来?便是亲生母亲也不过如此了吧!可他倒好,我每回过来,不是见他板着一张臭脸,就是阴阳怪气地跟您说话……侄儿看了简直替您不值极了!既然他们对您不敬在先,侄儿索性就给他们点颜色瞧瞧!”

“你啊你……哎!”大夫人叹了口气,心说到底是自己血浓于水的侄子,不像宋子循那个养不熟的白眼狼,不由红了眼眶,半晌才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你是心疼姑母,可往后这样的事千万莫再做了。这次也得亏你机灵,还知道要来跟姑母说一声,不然万一被你大表哥抢先找到雪球,发现它受了伤,只怕——”

“姑母您不用担心。”沈清涵安慰道,“莫说那小畜生已经被乱棍打死,就是真被大表哥找到了,又能怎么样?狗是岚姐儿的,她自己个儿没看顾好,叫狗受了伤发了狂,难道还能赖到我这个客人头上不成?姑母只管放宽心就是了。”

大夫人无奈地摇摇头,“只是你胆子也忒大了些,就不怕叫那狗咬着?我光是想想都觉着后怕……”

沈清涵无所谓地摆摆手,“这事又用不着侄儿亲自动手。再者说了,”沈清涵话锋一转,看着大夫人认真道,“从小姑母您就最疼侄儿,为了给您出这口气,侄儿就是真受点伤又算得了什么?”

大夫人叫他说得心上一软,原先一肚子的责备也都丢到九霄云外,叹息着拿帕子按了按眼角,又忽然想起来,警觉道,“你先前那个受伤的小厮——”

“早打发他家去了。”沈清涵闲闲道,“姑母您就别操心了,他们抓不到把柄的。”

大夫人叹了口气,“事已至此,也只能先这样了。”又一脸严肃地告诫沈清涵,“以后再不可像今天这般胡闹。”

沈清涵也知道见好就收的道理,见状忙听话地点点头,“侄儿都听姑母的。”

大夫人摆摆手,“行了,你且下去梳洗吧。”

沈清涵赶紧应了声是,正要出去,却被大夫人叫住,“姑母上次给你的银子可还够花么?”

“足够的。”沈清涵笑道,“还是姑母最疼爱侄儿,不然只靠父亲平日给的那些,都不够侄儿请同窗吃顿饭的。”

“你父亲也是为了你好……怕你养成大手大脚的习惯。”大夫人上前给他整了整衣襟,又柔声嘱咐道,“我给你的那包东西里还放了张二百两的银票,你回头可别忘了。”

沈清涵微微一笑,依旧是众人面前形容出众,举止风流的翩翩少年郎模样,“侄儿多谢姑母。”

@@@@@@@@

直到沈清涵走了,魏嬷嬷才进到屋里。

一进来,就见大夫人正坐在太师椅上,面色疲倦地揉着眉心。

魏嬷嬷轻手轻脚地走到大夫人身后,力道刚刚好地再她背上揉捏起来。

大夫人闭上眼舒适地嗯了一声,才缓缓问,“涵哥儿走了?”

“是。”魏嬷嬷在心里斟酌了一会儿,还是犹犹豫豫地开口道,“奴婢说句不当说的话……二表少爷这次的事……也做的着实欠妥当了些。”

“谁说不是呢……”大夫人不由苦笑。

若是成了也就罢了,偏偏……

非但不能斩草除根,反而更让那边多了防范。

“只是涵哥儿到底是为了我才会这么做的,我也不好很责备他。”

魏嬷嬷赶紧道了声是,讨好道,“二表少爷打小就跟您亲近,心里替您不平也是有的。”

大夫人无奈地捏了捏鼻梁,语带疲惫道,“绣椿,我有时候想,兴许当初……我真是做错了。”

若不是她不管不顾地喜欢上堂兄的好友——当年早已娶妻生子的宋晋泽,还趁着苏氏有孕跟他……现在,也许一切都会不一样吧。

这些事,当年的贴身丫头绣椿,现在的魏嬷嬷自然也都是知情的。

魏嬷嬷在心里叹了口气,主子的是非又岂是她一个下人能评说的……于是笑着安慰道,“您只是这阵子太累了。”

“是啊……我只是太累了。”大夫人露出个无力的笑容,半晌才道,“回头你叫人拿些滋补的药材,给大少夫人送去吧。”

“哎,奴婢都省得,您就放心吧。”

大夫人想了想,“对了,你先前去枫清院……大少爷再没说什么?”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