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视频android下载

.630shu.co,最快更新龙王之我是至尊最新章节!

顿时,场所有人,举目望去。

“还别说,似乎真是这样,将他们一对比,捉鬼龙王便是真龙,而、而血滴刀冯爷则像是一只病猫!”

众人惊愕的说道。

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错觉。

明明血滴刀冯爷的魂力更强,但在气势上,却远远比不过捉鬼龙王。

“奇怪啊,据说血滴刀冯爷曾经在冥海近岸之中,以一手血刀术,杀了近海之昆。

还一记刀芒把上百多米长的冥海巨鲸一分为二。

那近海之昆的皮可厚着呢,没有领悟到刀之势的力量,想将其杀掉,根本不可能。

而那冥海巨鲸更是冥海里的怪物,天生的水系鬼术,能将任何冒犯它们的敌人喷死。

而血滴刀冯爷,却视他们如无物,轻松杀之!

正是因为这样的战绩,他才被评进了金龙榜第一百八十名的位置上。

赵婉妮清新白裙灵动迷人

如果气势像只病猫,又怎么能杀的了近海之昆?”

有人摇着头,一脸的疑惑。

“近海之昆,又不是冥海紫鲲,虽然音相当,但字可不同。

冥海紫鲲,以蛟龙为食,若是能杀掉紫鲲,那他真叫牛呢!”

有人嗤笑道。

“冥海紫鲲,恐怕连金龙榜第一的左龙卫都杀不掉吧?

更别说金龙榜排第一百十八位的血滴刀冯爷了。

总之,他们二人也无需对比,很快就会有一战。

谁强谁弱,等他们用结果来说话吧。”

无数道目光都聚集在林天佑和血滴刀冯爷的身上,带着各种各样的猜疑和议论。

“他果然来了,完蛋了,完蛋了!”

陈昊一颗心正在下沉,血滴刀冯爷是谁,做过什么,他比谁都清楚。

如果林天佑此刻不借助英灵的力量,恐怕不仅会输,还会连小命都给丢掉。

离北看着场中横七竖八倒了一地的魂尸,眸子一寒,他有意想在众人的面前装一装逼,便大踏步走出,来到看台与魂石台的中间,喝道:

“这些人是谁杀的?”

他的声音极重,带着浓浓的不屑与傲慢,就好像他问出这然话后,能够为死去的鬼族作主一样。

话音落下,场的目光瞬间落在了林天佑的身上。

意思很明显,这是在告诉离北,灭杀群鬼者,正是魂石台上的冷酷少年。

离北双目一凝,朝林天佑看去,但只看到一个坐在木椅上的少年影子。

而且,模糊之中,这影子上散发出来的气势,让他竟有几分熟悉。

“此人我见过?”

离北心中默然,正如众人对比的一样,明明捉鬼龙王的实力不如血滴刀冯爷强大。

但身上的气势,却如狂龙一般,震慑众人的心魂!

“我绝对见过,只是我一时想不起来!”

离北越看林天佑的影子,就越觉得在哪里见过。

但绝不是在最近时期见过,而是在好多年以前所见。

而且,这段相见的经历,让他本能的不想去回忆。

似乎非常让他很畏惧。

“们快看啊,连离北公子看到捉鬼龙王,都呆在了原地,说明捉鬼龙王身上的真龙气势,我们没有感觉错误!”

“捉鬼龙王是怎么回事?前天在酒店我近距离看他打人,也没感觉他有这么强的气势啊?”

“那天别说没有感觉到捉鬼龙王身上的气势,就算李元霸被召唤出来的时候,我也没有感觉出来。”

“看来今天的困龙深渊名额争夺战,鹿死谁手,很难说了!”

离北的愣神,让场人群再次议论起来。

他们感觉捉鬼龙王身上有一股狂霸的王者之势,不对,是帝王之势在上涌。

这鼓气势,令他们有一种想要下跪膜拜的冲动。

听到四周人群的议论声,离北终于从呆滞中清醒过来,他感觉有些尴尬,居然当众出丑,于是再次大声叫道:

“这些人都是杀的?”

魂石台上,林天佑动也没动,目光一直盯着东方位置,那里,正是困龙深渊的所在地。

“为什么我感觉有一个老朋友在那里呼唤我?

而且,那里散发出来的魂力风暴,跟我的本源力量也十分接近?”

林天佑心头惊讶莫名。

他知道,那个位置,正是困龙深渊的所在地。

而今天,是困龙深渊魂力风暴减弱的日子。

仿佛有一把绝世宝剑,正在里面向他发出呼唤之音。

那种感觉,是如此的熟悉,就好像是多年未见的老朋友一般!

林天佑并不知道,他身上的帝王之势会这么明显,正是受到困龙深渊散发出来的魂力风暴影响产生。

否则,别人也不会从他身上看出真龙的感觉。

若是此时有龙皇鬼帝的旧部在,看到林天佑身上的气势,一定会怀疑林天佑的真实身份。

“小子,我在问话呢,是聋子不成!”

林天佑那无视的样子,把离北彻底激怒,便再次大声暴喝。

这时,林天佑终于将头扭了过去,正对离北,一双眸子是冷漠与藐视。

“是本少杀的,怎样?

莫非有意见?”

“真狂,连离火鬼帝的旁系族人都敢不放在眼里,即便是二线城池的主宰,见到离北,都要客气三分吧?”

不少期待看好戏的鬼族,眼眸里带着浓浓的狂热。

他们很想看看,潜力榜第七的离北,与潜力榜第一的捉鬼龙王对上,到底会产生什么样的结果。

“血滴刀冯爷,请您上场,帮我家主人,以及被杀的鬼族报仇吧!”

许家管家面带冷意,恭声对血滴刀说道。

“好。”

血滴刀冯爷也没有废话,点头就答应了。

看台四周已经毁成这样,不出意外,只要打败了捉鬼龙王,进困龙深渊的名额就能落在他的手中。

他可是非常期待进困龙深渊搜寻宝物。

“且慢!”

冯爷正要跳上魂石台,却被离北拦住。

“血滴刀冯爷,这等货色,就让我来对付好了。”

“离公子,对方可厉害着呢,您是万金之体,万一被打伤,那我们可吃罪不起啊!”

许家管家闻言,连忙摇头,不同意离北上台。

“凭他也想打伤我?开玩笑!

只管放心,在魂石台上,他是无法召出英灵来的,传言里不是说他就靠英灵撑牌面吗?

一旦他叫不出英灵助战,那他就连个屁都不是!”

当下,离北一挥手,将许家的管家推到一旁,然后纵身跳上了魂石台。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