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gu2.app

范克勤道:“现在到市区了,可以稍微缓一缓,让馆子里有什么拿手菜都上来,只是还不能喝酒啊,我去联系总部。”

众人没带冲锋枪,因为那样太夸张。只是随身都藏着短枪,呼呼啦啦的进入了老粤菜馆子。范克勤也不管他们点什么菜,而是对着一个店伙计道:“有能打长途的电话吗?”

这时候的电话自然是能打长途的,不过费用极高。所以很多人家,都是不开通长途业务的。你要是想打长途电话,还得去电话局打。但公用电话,尤其是这种有点档次的地方,还是能够打长途的,毕竟公用电话也是收费的,你打呗,只要付钱就行。

范克勤知道,在长沙大战之后,小日本的进攻优势就基本要完蛋了,不会像以前那么顺利了。会形成战争的相持阶段,这也是小日本不想看到的结果。但战场就是这样,你不想看到就不会发生了?所以长沙虽然也算是战争前沿,但相对来说却也算是安。

因此范克勤直接一个电话就打到了孙国鑫的家里,主要考虑此时已经到了晚上了,孙国鑫未必就在情报处。而往他家里打,最起码费红霞能够在家,总有一个人能跟自己通话。

果然,也就响了三声,电话就被对方接了起来。费红霞的声音传出听筒,道:“喂?”

范克勤道:“嫂子,我是克勤,通知你一个好消息。”说着话,他朝着不远处的孙琦招了招手。后者立刻跑了过来。

费红霞的声音登时变得惊喜起来,却又有点担心,道:“克勤,你……你已经把琦琦救出来了?”

范克勤道:“对,琦琦就在我旁边呢,我让她跟你说话啊。”

“哎!好好好。”费红霞道:“让我跟她通话。”

范克勤将话筒递给了孙琦,道:“你母亲的电话。”

孙琦也有点激动了,毕竟是个小孩子,被人扣住扔进大牢,要不是她聪明,装心理脆弱,哭的都要抽过去了,说不定自己恐怕早就完了。因此到了现在她也有点控制不住,眼泪滴滴答答的往下掉,这一次是真哭了。接过电话道:“妈?……”

可爱冰雪美人北海道拍写真集

范克勤没有打扰她,走到了一旁,打量着饭店的四下的情况。此时已经到了晚上的饭口了,食客来的可不算少,能坐满了近乎八成的桌子。

范克勤生怕再出现什么意外,警惕之心依旧保持的很高。观察了一阵,没发现什么特殊情况。这才微微放下了点心。

“小姨夫。”过了一会,孙琦用手捅咕了他一下,道:“我妈想跟你通话。”

范克勤看着她正在擦眼泪,于是笑着道:“没事了,你先去吃饭啊。别的事你不用担心。”说着接过电话,看着孙琦回到了石慧旁边坐好。这才开了口,道:“嫂子。”

费红霞道:“克勤,这次可是真谢谢你了,你看你大哥还不在家,等一会我给他打电话,告诉他一声。哎,克勤,我刚刚没问琦琦,你们现在安吗?”

范克勤道:“嫂子你放心吧,我们已经到了长沙,这才给您打了电话,我就怕路上不安所以直接到了这里才通知的你,放心吧,这里是咱们国统区,小日本还嚣张不起来。”

费红霞道:“那就好,那就好,克勤,你们什么时候能回来?”

范克勤道:“嗯,我估摸着,最起码也得五、六天吧。”跟着他给费红霞宽了宽心,并且让她通知一下孙国鑫,自己一定会和琦琦平安到达。另外还说了左耀中的事情,很奇怪,因为这个人突然没了,但电话里总不能说的太详细,不安,是以提了一嘴之后,告诉对方一切等自己回去再说。

挂断了电话后,范克勤付了电话钱,坐在了位置上。他们此时加上孙琦,一共十二个人。点了十八道菜肴,另外又叫后厨帮忙准备方便携带的东西,比如说一些熟食,腊肉,大饼,之类的玩意。然后开始胡吃海塞起来。

虽然没喝酒,但这一顿也让众人吃的很是过瘾,毕竟他们一路来的时候,就专门吃些方便携带的东西,一直到现在才算是好好吃了一顿。

钱他们是不差的,虽然不能带太多,但是一根大黄鱼就顶多少钱呢。几乎已经达到了随便花的地步。吃过了饭,范克勤道:“兄弟们再坚持一下,一天没有回去,我们就一天不能放松。拿上后厨打包的吃喝,咱们连夜就走。”

不在长沙停留,众人也没什么怨言,毕竟这一回他们所有人可都是露脸了,而且露脸的对象可是孙国鑫本人,军统情报处大佬。这可比立一般的功劳都要强上不少。

上了车子,一路开到了码头。当初和秃尾龙分别的时候,范克勤就有过交代,只要自己没回来,他就要一直等下去。结果很是顺利的找到了他的炮艇改造的快船。

范克勤一上船,后面船篷里,正在躺着休息的一个人立刻就坐了起来,左手摸向了腰后。正是秃尾龙。这小子一看是范克勤等人回来了,面上立刻带了喜色,道:“长官,一切顺利?”

范克勤笑着点了点头道:“还算是顺利。”跟着看了看角落的那几个油桶,道:“都准备好了吧?”

秃尾龙点头,道:“好了,长沙站的兄弟,帮忙重新搞到了几桶油。”范克勤点了点头,道:“你那个船伙计呢?”

秃尾龙道:“我让他吃饭去了,一会就能回来。”

范克勤点了点头,道:“好,等他回来咱们立刻出发。”说着朝身后摆了摆手。

那说范克勤就这么信任对方?不,只要一天没完成任务,回到重庆,范克勤就会怀疑一切。比如说在广州的时候,他始终让石慧和王展元分开,无论干什么都要留下一个人。再比如说,取装备的时候,他始终让那个老大夫在自己的视线范围之内。而广州站的史报国他是见过的,但也没让对方参与任何具体的行动……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