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uuvip账户用户和密码分享

李世信斗手的评论区中。

随着《归期》,这《漠北》系列最后一部短片已经完结,热度刚刚消退了一些。

但是此时,因为昨晚李世信在央视的两则公益广告播出,再一次的热闹了起来。

《唯有你》和《饺子》两部广告片的时间都不长,但是在两分钟不到的广告中,李世信已经把话剧剧情的内核展现了出来,显然已经深深的打动了网友们。

在感动之余,对于李世信的荧幕形象,网友们也是津津乐道;

“信爷这也太善变了!我刚看完漠北系列,昨晚上在电视上看到能跑能打的老兵郭元正一下子苍老了那么多,在学校前面蹲着等四十岁的女儿放学,一下子我就泪奔了!”

“是啊!虽然说广告片的剧情是真滴催泪,可排除剧情,光说信爷。演的是真好!老兵和老年痴呆症患者,这两个风牛马不相及的角色,拿捏的太精准了!我刚开始看到只是觉得眼熟,后来特地上了央视官网看了好几遍,才确定真就是信爷!”

“哈哈哈!前面的朋友一看就是信爷从《漠北》时期跟过来的粉丝!微博用户表示,你还可以去找一找《末路紫禁》,万职网APP主题广告《说谎的爸爸》,以及即将要上映的《迎风飞》宣传片看看,这些都看完之后,你再回来说话!”

“卧槽!谢谢微博的兄弟带路!我发现了新世界的大门!这特么哪是一个网红啊?信爷,我误会你了!这绝壁是一个百变演员!老戏骨啊!”

“怎么肥事?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不懂?”

在评论区一片闹哄哄之际,忽然一条特别关注提醒,将众人的情绪直接引爆。

“@华旗签约艺人李世信,新作品已经发布,快来看看给我点赞吧!”

爆表颜值韩国清纯学生妹生活照

随着这一条消息从关注了李世信斗手号的网友们手机中弹出来,顿时人们欢呼成一片。

信爷,发布新视频了!

待网友们重新进入到斗手号主页,就见到李世信的最新作品已经陈列在那里。

看到视频标题,沙雕网友们喷了。

《阎宝霞,你男人喊你回家!》

这尼玛什么名字啊这是?

完看不出来是个什么故事好伐?

带着一丝丝的疑惑,众人点开了视频。

随即,一副六十年代高原汽车连的画卷,展现在了众人面前;

“绿色的军营是我们的家,光荣团队是我们的家。”

“我们是英雄的汽车兵,敢驾铁马走天涯。”

“越高山,跨江河。冰川激流在脚下,啊啊啊。”

“跑内地,奔边陲。风雨雷电都不怕。啦啦啦…啦啦啦…”

“军旗上洒满血和汗呀,奉献青春好年华……”

一个简陋的礼堂之中,百来号身穿国防绿的军人,将一首《汽车兵之歌》拉的嘹亮壮阔。

镜头从一个个年轻的面孔上扫过,随即,定格在了一个黝黑且脸上布满了风霜的面孔上。

当看到那张无比熟悉却又画风迥异的脸时,视频的评论区立刻就炸了;

“瞧!我看到了什么?!”

“卧槽帅哥你谁啊?”

“尼玛、笑死了我啊!信爷今年六十五岁,为了让这张脸看起来像二十岁,化妆师到底经历了什么呀!”

“百万化妆师!今天晚上必须加肯德基豪华鸡腿套餐!”

“不行了不行了,真尼玛鬼才啊卧槽!看到这儿我特地暂停打开了评论区,沙雕们果然没让我失望!”

在一片吐槽李世信的剧中造型中,剧情继续;

通过一组拉歌的长镜头,配合“力保障青藏线运输畅通”等富有年代特色的标语,以及六十年代的军人形象,清晰的向观众传达了故事的发生地点和时间背景之后,画面一转,便到了大礼堂之外。

军歌拉完,李世信扮演的年轻士兵跟战友一起解散向宿舍走去。

这时,一个约莫三十多岁的女兵大姐费力的用扁担挑着两只装满了清水的铁皮桶,蹒跚的走了过来。

“阎大姐,打水啊?”

“玉明啊,哎呀不用不用,大姐担得动。”

“顺路嘛。”

说着,士兵热情的接过了女兵手里的活儿。

看着面前黝黑的年轻运输兵露出的两排白牙,女兵乐了。

“玉明,我听说这次连队大会,你拿标兵了啊?”

“嗨,拿不拿标兵,还不都是一样开车。”

“那能是一回事嘛!拿了标兵,证明组织上看好你呀!玉明,今年多大了?”

“二十一了。”

“呦,可不小了。谈没谈过朋友呢?”

“大姐……”

士兵咧开了嘴,用脸上的羞涩和抱赧的笑容回答了这个问题。

这可把女兵给逗乐了,“没谈过就是没谈过,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说到这儿,女兵眉头一挑,想到什么似的:“唉?玉明啊,不然大姐给你介绍一个?”

士兵一愣,随即脸上露出了苦涩:“阎大姐,还是别了吧。我的情况你是知道的。从小没爹,我娘前年也去了。家里面兄弟姐妹都被我娘送了人,就留了我这么个最小的。来了部队,这一年跑三五趟青藏……还是别祸害人家姑娘家了……”

“你这个同志说的这叫什么话!”看到士兵眼中的躲闪和苦涩,女兵大姐板起了脸。

“干革命事业有几个出身不苦的?我和你们排长不也都是苦出身。再说,青藏线就是吃人的老虎啦!要是怕牺牲,难道还不结婚了?都像你这么想,革命岂不是后继无人?什么思想觉悟嘛!”

一番话将士兵怼的哑口无言只能傻笑,女兵从他手中接过了铁皮桶:“行了,你今晚上别再食堂开伙,到我家里来。我妹妹从唐山老家过来好几个月了,在部队里也没啥熟悉的人,天天憋在家里帮我带孩子做饭,你们两个认识认识。”

“唉?大姐,大姐!”

女兵是个极利落的,命令般的交代了一声后,便担着水桶回到了宿舍。

看着她的背影,士兵挠了挠头。

紧接着,画面一转。

一间狭小而又逼仄的双人宿舍中,孩子的咿呀声和炒菜出锅的声音响成一片。

手足无措,只能按照最标准的军姿挺直了背脊的士兵飞快的瞥了一眼床上正在哄着孩子的姑娘。

姑娘貌似在专心的哄着孩子,可是脸蛋却满是通红。

女兵大姐将菜端上了桌子,看着二人的尴尬笑了:“我说你们两个,遇到了阶级敌人是吗?我这是给你们介绍朋友,又不是让你们两个搞阶级对立来了,倒是互相了解了解啊!”

“哎呀姐!”

随着女兵一声埋怨,姑娘脸上的红晕又加深了一层,瞪了自己的姐姐一眼,羞的抱起孩子直接钻进了厨房。

“你看这丫头!”女兵大姐埋怨了一句,转过头笑呵呵的对士兵挤了挤眼睛,“玉明,我妹子什么样我知道。大姐就问你,我这妹子,你相没相中?”

“大姐,我还是那句话……”

“那句话?相中还是没相中,给个准话!王玉明我可告诉你啊,咱们连一百多个光棍儿呢!你娃给老子考虑清楚再说话!”

一旁,看了半天热闹嘿嘿偷笑的排长忍不住了,一拍桌子厉声问到。

“报告!相中了!”

咵!

脖子通红的年轻士兵起立立正,表明了心思。

“那行了!以后你们俩多接触,吃饭!”

“是!”

厨房里,年轻的姑娘听到那一声回话,羞的直接将脸埋在了婴儿的襁褓中。

打这儿,长达四十多年的爱情故事,以那个时代特有的方式,展开了。

……

视频播放过大半,评论区已经嗨了起来。

“我的妈呀!这是什么神仙编剧,简直跟我奶奶描述她的相亲经历一毛一样!”

“噗哈哈……我也听我妈说过他和我爸爸的相识过程。说是介绍人把俩人领到一个屋,让互相介绍。结果他们俩干坐了半个多小时,谁也没好意思主动说话。有这么一对直男直女的爹妈,本姑娘都不知道是怎么有幸才能降生在这个世上的!”

“这该死的羞涩,笑死了啊!这段剧情放在现在不存在了,直接有房吗,工资多少,存款几何这灵魂三问打开局面。时代进步也没啥不好的,最起码相亲的时候有话说啊!”

在评论区沙雕网友们吐槽之时,视频仍然在继续;

自打见了面之后,王玉明和阎宝霞之间的“偶遇”多了起来。

阎宝霞打热水的时候,往往会遇见拎着空暖壶的王玉明“刚好”过来。

而王玉明晒被子的时候,阎宝霞也总是“巧合”的将小外甥的尿骚被子拿出来拍打。

一来二去,两个人之间有了语言。

“这被子是你做的?这针脚真好……”

“你……有要洗的衣服没有?要是任务忙来不及洗,就扔在走廊的菜篮子里……”

“那个、阎宝霞同志,这是我这次跑青藏,在路边吃饭时候发现的一朵雪莲。连根刨起来的,你找个瓦罐,能养活哩!”

“王大哥,你铺盖卷打的真好。我姐说,一个男人能把铺盖卷打的那么板正,肯定也能打理好一个家哩……”

画面淡化了时间流速,但是每一次对话,二人所在的楼道里,摆设都已经发生了改变。二人身上的服装,也都在变化。

这几句对话,在时间跨度上应该是过了一个春夏秋冬。

终于在一个晚上,王玉明送前来水房打热水的阎宝霞回宿舍的时候,鼓起勇气用手背蹭了蹭姑娘的手。

那一只因为家务活而略显粗糙的手一抖,闪避开了。

而后……

经过一阵犹豫,又放到了原来的位置。

几经周折,它们终于拉到了一起。

随着画面上两只手紧紧的握到一起,《阎宝霞,你男人喊你回家》第一幕“无奇的我和平凡的你”,结束。

“汪汪汪!”

“信爷你为何要大早上的打狗!”

“汪!发出一声凄厉的狗叫!”

“爱狗人士表示强烈谴责!”

“像这种活该烧死的甜蜜,绝不点赞!”

视频播放完毕,评论区里传来一阵单身狗的狂吠。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