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不看不行2019版

   郑曼所说的通讯处的全称应该是南京卫戍司令长官部通讯处,没错了,就是唐生智唐长官直系下辖的部门。

   和其他的留守军政部门一样,通讯处所处之场所也是一栋毫不起眼的楼房中,也不知道是卫戍司令长官部成立得太匆忙的原因还是其他紧急军务的关系,唐生智并没有命令通讯处立即搬迁至长官部所在的铁道部办公楼。

   “张玉麟,我走了。”在通讯处的门口,郑曼拉着张天海的手,依依不舍地说道。

   只见张天海轻轻点了点头,说道:“走吧!记住了,要是时局不利,就跟着长官部的人走,至于以后我在哪里,我的部队在哪里,我会遣人跟说一声。”

   是人,都会有自私之念,而张天海亦不能免俗,他也是个人,一个活生生的人。郑曼是他的对象,他明知南京大屠杀马上就要开始了,他既然阻止不了,那么他也只能是尽量做好安排,保护身边的人罢了。

   南京保卫战,是几十万人的大会战——十几万日军精锐在一路向西狂飙,十数万国军将士死守南京,在这数十万军队的大会战中,他张天海就如一只蝼蚁般渺小。

   “知道关心我啦,但也不用冒着违反军纪被革职这种事来与我联系的。”郑曼笑了笑道,笑容十分甜美。

   张天海脸色十分严肃地摇了摇头,说道:“南京的明天恐怕是不容乐观,所以我必须告之我的部队的动向,一旦发生变故了,就往我部队的方向走便是了。”

   张天海的语气十分严肃,不容人拒绝之意,在他有限的记忆里得知,在南京保卫战中,长官部的人是先跑了的,然后就是三十六师是唯一一个建制完全地退出战场的部队,至于其他的,他也不太清楚。

   既然三十六师是唯一一个建制完整地撤出南京战场的部队,那么,他张天海的直属团是暂归宋希濂的七十八军走的,按道理来说,也不会太惨。至于三十六师是从哪里撤退的,他也记不清楚了,所以他必须要郑曼跟着他的部队走。

   南京大屠杀中死难了三十万国人,这三十万人太多了,张天海他无能为力,他不是神仙,他救不了太多人,他能做的只有保护好自己身边人罢了。

   看张天海那副紧张而严肃地模样,郑曼既是甜蜜又是感动,于是她点了点头,说了一句:“嗯,我答应。”

   温润如玉15岁少女比花儿还美

   看着郑曼进去办公楼的背影,张天海轻轻叹了一口气,然后转身上车:“走,回师部!”

   ……

   半个小时后,张天海回到了三十六师师部,这时,宋希濂还没有入睡,他还在和参谋长商量着部队整顿的问题。

   见到张天海来之后,宋希濂示意让张天海等待一番,然后派人去二一六团团部叫团长胡家骥和团部参谋郭其亮了。

   大约过了十五分钟,胡家骥和郭其亮就到了三十六师师部了。

   等到二人到了师部后,宋希濂当着所有人的面宣读了军政部的命令,把二一六团一营独立划分出来,在一营的基础上组建第三战区直属第一团。然后又将郭其亮调去新建的直属团任参谋长的事项说明了一遍。

   “是!师座!”胡家骥和郭其亮应声道。

   宋希濂点了点头,看着胡家骥说道:“嗯,胡团长,至于的一营也不用担心,我已经遣人去中央军校将欧阳午调回来了,就由他担任们一营长吧,至于兵员方面,此次从芜湖过来的两个补充团就优先补给部,现在师参谋部也在从其他各团抽调干部去团一营了。”

   “是,卑职遵命!”胡家骥立正敬礼道。

   胡家骥话音刚落,宋希濂就对着张天海说道:“张玉麟,的直属第一团现在还是暂归我七十八军指挥,短期内归建怕是不可能的,所以小子给我好好干,把直一团弄出点样子来,要是直一团出现任何问题,我唯是问。”

   “是,卑职遵命!但凡师座有命,直一团上下官兵不会皱一下眉头!”张天海立正敬礼,信誓旦旦地保证道。

   事实上,张天海心里也清楚,宋希濂说的也是个大实话,他的部队的番号是第三战区直属第一团,可这里是哪里?这里是南京,是南京卫戍区,是归南京卫戍司令长官部管辖的,而照理来说,他的第三战区直属第一团是应该归第三战区长官部直接管辖的。

   现在说是暂归七十八军管辖,管不着哪天番号一变就并入七十八军了,毕竟七十八军现在也仅有三十六师一个师而已,确实有点寒酸。

   嗯,没错,就是寒酸,人家王敬久的七十一军虽然也只是下辖了八十七师一个师,可人家的八十七师可是妥妥的三旅六团编制啊……能一样吗?所以,张天海还是听得懂宋希濂的话外之音的。

   除了下达这几个命令之外,宋希濂还亲自交代了胡家骥,让他现在去一营宣读军政部的命令。

   走出了师部后不久,胡家骥就开口对张天海说道:“恭喜了了,张玉麟,能够是年少得志啊……”

   听着胡家骥语气中的感叹之意,张天海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团座您就别笑话我了,若非团座提携,哪有玉麟之今日。玉麟是啥水平,团座您还不知晓吗?除了几分不怕死,哪一点能比得上团座?”

   人得志了的时候,千万别张扬,毕竟这时候才是最容易栽跟头的时候,尤其这还是战场上!得罪友军长官的日子不会好过,尽管他们都是出身于同一个部队,但必要的低调还是要的,不信服可参考后来的张灵甫和李天霞。

   听到这张天海语气中充满了客套,胡家骥眉头紧皱道:“行了,知道张玉麟谦虚了。黄埔第七期的学生中,的速度算快了,的大多数同期同学这时候最多也不过是当个营长而已,年轻人懂得谦虚是好事,但也不能完全抹掉年轻人该有的张狂,不然怎么带好的直一团?”

   胡家骥也是那等脾气暴烈之人,作战是悍不畏死,所以当看到自己一手带出来的部下竟然如此稳重时,他就有些不满了,年轻人就该有年轻人得张狂。

   “受教了,老长官。”张天海笑道,“放心,我张玉麟不会丢咱们三十六师的脸的。”

   ……

   PS:之前还以为被封杀了,所以没有按时更新,明后天尽量把时间调回到10:25更新,对了,目前被封禁的章节还没有放出来,实在不行的,去看盗版吧,上V了再回来支持吧!

You may also like...